主页 > Y人生活 >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 >


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

目前故宫正在举办「2018郑问故宫大展:千年一问」特展,为以漫画家郑问为主题,让忽略了这位漫画史重要人物的民众,能够有认识了解的窗口,让漫画迷能再一次回顾郑问笔触下带来的感动。不过,近日却引来一些争议,《典藏杂誌社》社长简秀枝撰文指出,「艺术分为应用美术与纯粹美术,漫画属于前者,在艺术评论上,漫画至今仍不是一种纯粹艺术」,她认为「故宫是世界知名博物馆,并非光华商场、秋叶原,展览应以艺术创作为主,而不是通俗文化的漫画展。」漫画是不是一门艺术?通俗文化便不能登上大雅之堂?笔者欲用本篇文章分享几个与日本有关的例子,作为参考。

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

位于东京上野的东京国立博物馆,创立于1872年,为日本最早的博物馆,馆藏约有11万7千件,其中包括89件国宝与643件重要文化财(2018年3月数据),除了本馆之外,还包括平成馆、东洋馆、法隆寺宝物馆、表庆馆、黒田纪念馆、资料馆等週边展馆。这座具有代表性的博物馆,2011年时本馆举办了一场「手冢治虫的佛陀展」(手冢治虫のブッダ展)。

被称为漫画之神(并非笔者刻意「神格化」,而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介绍中就如此称呼)的手冢治虫曾推出了《原子小金刚》、《森林大帝》等经典作品,于晚年花了10年以上的岁月绘製的作品《佛陀》,故事以「释迦摩尼」悉达多・乔达摩从王子成为僧侣的过程为主题。东京国立博物馆于该特展中,除了展出手冢治虫的《佛陀》原画,也一併展出实体的佛像文物。

漫画的柔软易读,让人轻巧地被带入情境中,经过岁月粹炼的佛像,又以毫无保留的姿态矗立于观看者面前,像是穿梭时空又可亲眼所及的现实性,两种展示品、两种体验,以参观者为触媒,漫画与古物交错激荡出的化学反应,经过融合与消化,又能生成出有层次的新感受,文化遗产与现代文化本来就不需要壁垒分明。修行体会在个人,你的美学经验属于你自己。

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

接下来再把场景移到法国巴黎的罗浮宫。罗浮宫于2003年时执行了一项「BDLouvre」计划,Louvre指的是罗浮宫,而BD则是「bandedessinée」之缩写,即法文的漫画、连环画之意,该计画邀请漫画家们以罗浮宫为主题自由创作,参与者能够在闭馆后漫游罗浮宫,并有权进入平常不开放的展间,创作完成后再出版成册。2009年时宛如「成果发表会」一般,于罗浮宫举办了「TheLouvreinvitesthecomics」特展,参展者名单里也包含了日本漫画家荒木飞吕彦。荒木在计画中提交的漫画单行本《岸边露伴在罗浮》,便是将代表作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里的一名角色「岸边露伴」拉出来当主角,以一幅传说中收藏于罗浮宫的画作发展出故事。

该特展简介中提到,「博物馆与漫画似乎是两座相距甚远的宇宙。然而,两者都以自己的方式,重视创造力并观察特定的审美标準,让它们的观者或读者,皆得以通往一场透过想像、探索感知与感觉的旅程」,罗浮宫馆方也指出,漫画陆续推翻了各种界线,成为当代文化实践的关键领域,无论从艺术或商业的角度来看,艺术市场对漫画越来越感兴趣,亦充份显示了该媒介的生命力与重要性。罗浮宫与漫画界的合作仍持续着,日本也在2016年至2017年举办「罗浮宫No.9~漫画、第九号艺术」(「ルーヴルNo.9~漫画、9番目の芸术~」)特展,并陆续到东京、大阪、福冈和名古屋等重点都市巡迴展出。值得一提的是,台湾其实还更早一步,在2015年底便举办了「L’OUVRE9打开罗浮宫九号~罗浮宫漫画收藏展」,当时还邀请了7位台湾漫画家联合参展。

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

「艺术」这个词有点奇妙。明明就能轻巧地靠近,增添更多生活色彩,但却常被一些太过有心的人摆到崇高地位,反倒让人觉得高处不胜寒,令人感冒,而错失了许多美好相遇的契机。2014年森美术馆举办了一场「特别展高第x井上雄彦-同步的创作泉源」(特别展ガウディ×井上雄彦-シンクロする创造の源泉-),这是一项日西交流400週年的特别企划活动,将西班牙代表性建筑师高第与画出《灌篮高手》、《浪人剑客》日本漫画家井上雄彦做出跨越时空的结合。展览里除了展出高第的素描、设计图、建筑模型与家俱等100件展示品之外,再配合井上雄彦所绘製的约40幅画作,诗意又具真实性地带出高第的其人其事。

漫画非艺术?浅谈那些闪闪发亮的日本漫画系艺术特展

在2014年的几乎同一时期,京都府京都文化博物馆也举办了一项跟漫画有关的展览「宇宙兄弟展」。《宇宙兄弟》是一部2008年开始连载、出自漫画家小山宙哉之手的作品,故事主角为一对少年时期立誓要成为太空人的兄弟南波六太、南波日日人,长大后,弟弟日日人如愿成为太空人,但哥哥六太却过得失意。但有一天,六太却收到了来自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(JAXA)招考新太空人的书面审核合格通知书,忆起小时的梦想,六太便决定朝失落的梦想持续迈进。展区中,除了有《宇宙兄弟》的200件原画作品,还有作品改拍为动画版时的设定资料,展览里也展出了向JAXA借来的宇宙相关资料,以及京都府所收藏的一颗江户时代掉落下的陨石。

「高第x井上雄彦」展会吸引谁去看呢?可能是对高第有兴趣的建筑迷、也可能是曾被《灌篮高手》所感动的漫画迷,若是两者皆有兴趣的人最幸运,倘若原只关注一方,透过这场展览必然能触及到更多对美的感动,瞬间就会对这两个名字摆在一块儿合不合适的疑问释怀,哪一个领域的支持者比较高雅这种钻牛角尖、甚至不是问题的问题就更别讨论了。那幺「宇宙兄弟展」呢?也许大部分是《宇宙兄弟》的粉丝,但在看完展览,除了再重温一次六太与日日人的太空人训练与太空生活之外,既对于那些小细节的执着更有感觉,也对宇宙的浩瀚与浪漫,有了更多扎实的想像。

笔者不确定漫画能不能算作第九号艺术(毕竟还有一说指出第九号艺术是集结了各种艺术表现手法的「游戏」,但恐怕又要引起另一番「通俗与否」的论战了),但如果说漫画令人饱足、有所感、被触动,如果说漫画能够能激发出更多有趣的联想与思考,如果说漫画能引领人们进入另一份无弗届的幻想异次元,甚至把这些剧情的脉络切开,试图观看一笔一画的勾勒都充满着生命力与动感的话,那幺它为什幺不能被称为一门艺术?又为何不能放在博物馆、美术馆让人们观赏、讚叹、并且学习呢?

我们是何其有幸,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「艺术」的时代啊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